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明宣德 青花云龙纹十棱洗

估价: RMB  20,000,000-30,000,000

成交价:¥28,175,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北京)2021春季拍卖会
专场:大美——古代宫廷器物夜场
预展时间:2021年5月31日-6月3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拍卖时间:2021年06月02日-05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作品分类:其他
图录号:1823
作者:--
尺寸:直径20.7cm
质地:
年代: 明宣德
作品说明
「大明宣德年制」楷书款
备注:北京翰海1996年6月30号,Lot990

云龙纹十棱洗
明宣宗与青花
明宣宗朱瞻基为史上寥寥可数擅长文艺和献身于仁政的儒家君主,执政十年,“吏称其职,政得其平,纲纪修明,仓庾充羡,闾阎乐业。岁不能灾。盖明兴至是历年六十,民气渐舒,蒸然有治平之象矣”,史称“仁宣之治”。每于万机之暇,宣宗皇帝寄情于各式文玩,以致彼时雕漆、 范金、织绣、制墨、埏埴等诸类宫廷工艺品成就斐然,皆称后世同类之典范。其御瓷一项,品格超群,发明极多,前后器类之丰富,釉色之广泛,装饰之多变,皆发古未有,诚为一代绝品。
宣德御瓷烧造始于洪熙元年九月,终于宣德十年元月,期间宣德五年九月停烧,至八年再度恢复。它是由营缮所丞直接管理(营缮所为工部下属机构之一),所丞正九品,官阶虽低,然“以诸匠之精艺者为之”,在明初是由画家或巧匠担任,如永乐时著名的山水画家郭纯、弘治年间著名的花鸟画家林良等均曾担任过。惜管理宣德官窑的所丞文献失载,无从知晓。同时又派出品秩较高的内官赴厂监造,昭示明宣宗在即位之初对官窑的烧造极其重视。
明宣宗对御瓷的管理异常严格,极力捍卫皇权独尊的地位,从对第一任督造少监张善私分御瓷一事的处理结果可见一斑。据《明宣宗实录》宣德二年十二月癸亥载:“内官张善伏诛,善往饶州监造瓷器,贪黩酷虐,下人不堪。所造御用器多以分馈同列。事闻,上命斩于市,枭首以殉。”同时,对御瓷落选品的处理制度之严格亦是为有明一代之最。珠山过去数十年的考古发现揭示,窑址出土的宣德御瓷绝大多数都成窝状堆积,每一窝的品种大致相近,这些遗迹表明宣德御器厂的次品或者废品都是执行“分类摧毁,单独埋藏”的处理制度,是为了严防落选御瓷被窃,流向社会而采取的一项较为周密的措施。
正因为有上述严格的管理制度,每一件宣德御瓷均经过苛刻的筛选之后方可上贡,品格自然不凡,以致深获得世人无上推崇,生出“惟宣德款制最精”之感叹。
本品为宣窑之旷世隽品,极负盛名,其形端庄秀雅,简洁清新,呈葵瓣花口十棱式,尽显曲线变化之佳妙。釉汁凝润泛青,胎骨坚致细薄,执之品鉴,纤巧怡人。洗心绘以青花五爪游龙穿梭于祥云间,雄姿遒劲,气夺千里。外璧饰以十组青花无框团龙纹,升龙与降龙相间,方寸之际,威势凌人。其笔触细腻,精到有神,青花一色苍妍舒雅,墨势浑然而庄重,泛出浓妍之锡光,诚为宣窑之妙品。底落“大明宣德年制”青花六字楷书款,朴拙苍健,古意盎然。
考其形制精巧,当为印模而成,凡为印器入窑遇火容易疵裂变形,完好者百中不得一二,若如本品此般纤薄,却毫无变形之不足,殊为珍稀。葵瓣花口十棱式洗化裁于南宋官窑八棱牡丹花式洗,肇始于永乐而盛行于宣德,品种上永乐时期只见于青花和甜白(珠山出土)二种,宣德时期则为青花、红釉、仿汝釉、蓝釉白花四种,纹饰上可见团龙、团龙凤,团双凤,折枝花果,鱼藻纹。如本品所装饰的团龙图案者,检阅公私各大收藏机构之资料仅见八例,三例为永乐,五例为宣德。永乐者皆无款,式样有二类:一是内外底皆绘团龙,十瓣棱壁外侧饰一无框团龙,升龙与降龙相间,存世品仅见二例;另一类则是外底没有绘饰团龙,其余与前类一致,仅见首都博物馆藏品。宣德时期承袭永乐传统又见创新,洗心内皆绘团龙纹,外底均署年款,依外壁纹饰不同可分二类:前类外壁则绘十组无框团龙,升龙与降龙相间,仅见本品与1993年景德镇珠山御窑出土者;后类外壁则绘十组棱形双框云龙,升龙与降龙相间,可见三例。前一类纹饰与永乐者无异,如果永乐确实烧造过青花云龙十棱洗,那么可以推知本品与景德镇珠山出土者应该是距永乐朝不久的产品,其烧造时间应为宣德五年之前。本品较之同类独特之处在于其径幅最大,为所有十棱洗之首。
式样包括造型和纹饰的具体要求,特别纹饰方面体现出严格的等级要求,不是随意而为,一切均需依据内府既定的底本。自洪武朝设立御器厂后,“凡烧造供用器皿等物,须要定夺样制,计算人工物料”,御瓷烧造有一套完备的程序,需要依据烧造要求选择器皿的式样,例如《大明会典·工部·窑冶》条记载“宣德八年尚膳监题
准烧造龙凤瓷器,差本部官一员,送出该监式样,往饶州烧造各样瓷器四十四万三千五百件。”
若如本品内心装饰的五爪云龙纹,极为尊贵,只能御用。在同时期的其它御用器物皆须按照此既定的底本使用,例如台湾耕织堂旧藏“明早期藏青地织金锦龙纹御用补”则与本品构图相同,其年代当为永宣之世无疑。
宣德朝御瓷款识的粉本应出自当时大书法家沈度之手,沈度的书法深得圣意钟爱,宣德皇帝常以之为师,故《万历野获编》赞宣德皇帝的书法“学颜清臣,而微带沈度姿态。”沈氏对明初宫廷文化生活影响颇大。明焦竑《玉堂丛话》卷七“巧艺”条记述:“度书独为上所爱,凡玉册、金简,用之宗庙朝廷、藏秘府、施四裔、刻之贞石,必命度书之”。
今审沈度著名墨迹《张桓墓碣铭》中的“宣德”、“年”三字与瓷器上的款式如出一人之手,无论其点之大小,划之长短,运笔之轻重,间架之疏密均非常相像,可见宣德瓷器上的年款是由沈度书写后,再交工匠临摹上瓷的。
以上团龙纹饰和年款的选择,表明宣德御瓷每一项制作绝非随意而为,均遵循严格的程序,处处彰显皇权独尊的不凡,故终明之世,精光不泯。嘉靖朝谢肇淛于《五杂俎》赞曰:“宣窑不独款式端正,色泽细润,即其字画,亦皆精绝。”“惟宣德款制最精,距今百五十年,其价几与宋品矣!”正是如此,宣德御瓷备受好古者追捧,一直声价不菲,明田艺蘅《留青日札》中惊叹“宣德之贵,今与汝敌!”
相对明人的钦慕,清宫对宣窑的推崇亦毫不逊色,康雍乾三帝皆有慕古之风,宣窑益为所重,成为清三代御瓷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从乾隆皇帝的吟咏之中即可昭示。《清高宗御制诗文集》存咏明代御瓷诗共十一首,其中咏宣德官窑则占有七首之多,可知宣德官窑在这位风流天子的心目中有何等尊崇地位。现存英国前戴维德基金会收藏的十八世纪清宫典藏珍宝图像总汇——《古玩图》手卷中不乏许多宣窑佳作,宣窑青花十棱洗亦在其中,由此可见此类隽品早已被清宫视为珍宝,绘制成册,告示子孙。
撰文:黄清华(景德镇唐英学社创办人、英国东方陶瓷学会会员)
上文转载自北京保利图录

更多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