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登录
拍品查询

1741年作 鱼藻图 手卷 设色宣德笺本

估价: RMB  22,000,000-28,000,000

成交价:¥29,325,000

拍卖会:华艺国际(北京)2021春季拍卖会
专场:大美——古代书画珍品之夜
预展时间:2021年5月31日-6月3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拍卖时间:2021年06月02日-05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L1-3
作品分类:中国书画
图录号:815
作者: 余省(1692~1767)
尺寸:28.5×157.8cm
质地:
年代: 1741年作
作品说明
著录:
1.《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七)》P4104,上海书店出版社,1988 年。
2.《御制诗二集》卷三十八 P25,见《御制诗文全集》第三册 P101,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 年。
3.《清宫内务府活计档案》乾隆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条目。
4.《国朝院画录》卷二,见《历代书画辑录》第一册 P400,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 年 8 月。
5.《历代著录画目》P93,福开森编,台北,1982 年(人民美术出版社于 1993 年亦出版此书,本条目据人民美术出版社 1997 年第二次印刷本)。
钤印:余、省
藏印:石渠宝笈、石渠定鉴、宝笈重编、乾隆御览之宝、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古稀天子、静宜园、乾隆鉴赏、瀛堧阁鉴藏章
题识:余省恭绘。
题签:清余鲁亭鱼藻图。乙巳年(1965年)六月,庄严。 钤印:酒后
乾隆御题:菁藻琳池缛,连行戏众鱼。至清安用彼,知乐亦欣余。癸酉御题。 钤印:齐物、轻吟寄遐
说明:此作品在保税状态,成交后需在香港提取,更多详情请见保税拍品竞买须知。

鱼戏碧藻 千秋揖芳
菁藻琳池缛,连行戏众鱼。至清安用彼,知乐亦欣余。
—乾隆帝御题余省《鱼藻图》
乾隆皇帝是清代宫廷书画繁盛的主要推动者,由于他本人对书画的浓厚兴趣,遂在其周围形成了一个高水平的书画创作群体。余省便是其中重要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与丁观鹏、金廷标、唐岱、焦秉贞等被誉为清宫十大画家。
《石渠宝笈》著录余省作品共计37件,其中最著名者当为与张为邦一起完成的中国博物志巨制《临蒋廷锡鸟谱》,十二册三百六十幅作品现分别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与台北故宫博物院。石渠宝笈著录之余省作品多有乾隆题诗,宠眷之情,可见一斑。胡敬在《国朝院画录》写道:“臣敬谨案:余省善于写生,摹仿亦肖,蒙高庙命以展扩,许其所造,而勉所不能。训迪亲邀,荣踰华衮矣。”其中录有三段乾隆诗题以证对余省之名赞誉:“能知画外趣,堪作画中诗。”(题余省《菊花》)“余省写生手,仿摹亦称颂。稍命展扩之,宛见薪传火。”(题余省《仿宣和三思图》)“写生有如此,传神亦云得。”(题余省《杂花草虫》卷)
余省(1692-1767后),字曾三,号鲁亭,江苏常熟人。与弟余穉是继丁观鹏、丁观鹤之后又一双同时供职清宫廷的兄弟画家。兄弟二人在进宫供职之前曾馆于户部尚书兼内务府大臣海望家多年,并受业于蒋廷锡。乾隆二年(1737)同时祗候内廷,时余省年四十五岁。其善画花鸟、虫鱼、翎毛,尤其以蝶、兰、竹、水仙为题材的作品最为生动。传世作品大多赋色妍丽,间参西法,从目前“臣”字款的作品中可看出其入宫廷后画风工致,设色富丽堂皇。
《清史稿》列传中载:“余省……善写生,能得花外之趣。同时杨大章,亦赋色修洁,可与邹一桂颉颃,花鸟以二人为最工。”清佚名《读画辑略》有载:“余省……居停海尚书望家二十余年,未尝见其疾言遽色。善花鸟、草虫,曾受业于蒋文肃公,其工致者,固嫣然如生,其点笔者,更洒然散朗,一时名辈,鲜有其俦,恭奉内廷,后引老归拂水。”
余省出身于虞山书画世家,其父与弟亦善画。《常昭合志稿》卷三十二有余氏家族传略:“余珣,字荀若,号荆山,善写生,师邱庆余而自成一家。弟璜亦工人物。子省,字曾三,蒋文肃荐入画院,同值九人,省恩遇最优,赏赍频数。在苑三十年,以老告归。”
据乾隆二年(1737年)清内府造办处档案所载,余省在该年六月经由蒋廷锡推荐供奉内廷:“于本月十二日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高玉传旨:着传与海望,将画画人柏唐阿王幼学除所食二两钱粮。再新来画画人余省、余穉、周鲲等三名,每名每月赏给钱粮八两。钦此。”至乾隆六年(1741年),余省被钦定为一等画画人。
“鱼藻”一词源于《诗经·小雅·鱼藻之什》中的“鱼藻”篇:“鱼在在藻,有颁其首。王在在镐,岂乐饮酒。鱼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鱼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镐,有那其居。”北宋《宣和画谱》专辟“龙鱼”一门,并有专述:“《诗》之《鱼藻》,有所谓颁其首,莘其尾,依其蒲,以言其游深泳广,相忘江湖,以比夫难致之贤者”,“其鱼龙之作,亦《诗》《易》之相为表里者也。”
“鱼藻”作为一种画题和图样由来已久,历代为人们喜闻乐见。庄子与惠施关于“鱼乐”的“濠梁之辩”亦赋予“鱼藻”题材具有文人趣味。此题材在北宋时第一次被提升到了理论高度,记载于《宣和画谱》中,其地位甚至超过了山水、畜兽和花鸟。此外,“鱼”与“余”同音,含“年年有余”之寓意。值得一提的是,在绘画的基础上,“鱼藻”渐渐发展成一种重要的装饰图案,成为元明清各个朝代的瓷器,尤其是官窑的流行纹样。
本幅为宣德笺本,设色,绘游鱼九种于藻荇之中,杂以虾蚌蟾蜍。卷末有画家款题:“余省恭绘”,钤“余”“省”二印。当为进呈乾隆御览之作,是他宫廷绘画的代表之作。画幅中乾隆帝御题诗一首:“菁藻琳池缛,连行戏众鱼。至清安用彼,知乐亦欣余。癸酉御题。”钤盖“齐物”“轻吟寄遐思”二印。乾隆题诗与画意相宜,参以庄子“鱼乐”之暗喻。无论从人文内涵,还是表现技法上看,此画皆体现出余氏深厚的功力,反映了乾隆皇帝与宫廷画家对中国传统文人精神的理解与阐释。
元代《画鉴》中称:“五代袁义、宋徐白,善画鱼,及观其迹,不过刀几间物耳,使人起羹脍之兴”。《芥子园画谱》总结画鱼要诀为:“画鱼须得活泼,得其游泳像。见影如欲惊,硷喁意闲放。浮沉荇藻间,清流姿荡漾。悠悠羡其乐,与人同意况。若不得其神,只徒肖其状。虽写溪涧中,不异砧俎上。”
余省《鱼藻图》深得画鱼要领,图绘群鱼在清澈的水中游弋、追逐、觅食,各尽其性,栩栩如生。水草随波晃动,落英飘落,浮萍点点,勃勃生意毕现纸上。全画纯以没骨法绘成,而不见勾勒之笔,游鱼种类多样,间作一虾或青蛙,点缀其间,更滋生趣。鱼尾画得轻灵姿媚,一片动势,令人应接不暇。全图画水,不着一笔,而以藻荇随波,群鱼追逐,翻藻依蒲,春水融融,“深得广戏浮沉,相忘于江湖之意”。与宋代刘寀《落花游鱼图》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清宫画家如郎世宁等,也作有“鱼藻图”,但生意盎然如本幅者,罕有其匹。
尽管画家没有留下年款,但从《清宫内务府活计档案》乾隆六年载:“本年七月初三日首领李久明持来群鱼戏荇图一卷,说太监毛团传旨着余省照临一卷钦此”,可知《鱼藻图》创作于乾隆六年,时余省49岁,也是在这一年,余省被钦定为一等画画人,正值画家艺术生涯盛期。
此幅余省奉敕所作的《鱼藻图》,著录于乾隆朝所编《石渠宝笈续编》,钤盖有完整的乾隆鉴藏书画八玺,即卷幅前部的“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石渠定鉴”“宝笈重编”和卷幅后部的“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静宜园”,另钤有“古稀天子”印。说明此画曾收藏于乾隆帝十分青睐的香山行宫静宜园中。除乾隆诸玺之外,画幅左下钤有“瀛堧阁鉴藏章”,经查此印为王福庵所刻,但“瀛堧阁主人”为何许人?尚待查考。
著录于《石渠宝笈》之余省作品在市场中寥若晨星,“鱼藻”之作更是惟此一幅。迄今,《鱼藻图》虽历经近三百年流传,卷幅内部仍基本保存清宫旧貌,画面神采依旧,品相完好,是余省绘画中的精品佳作,殊堪珍宝。

更多拍品